漢中市

西安商鋪遇冷 現有存量8年才能消化完

2015-11-26      來源:漢中地產網   瀏覽次數:299

掃描到手機,新聞隨時看
掃一掃,用手機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給朋友

?出租難銷售難 “一鋪養三代”咋不行了?

“本來去年年初就想要買鋪,后來見商品房價格都在下滑,就想著等等吧,誰知一等等到今年,價錢是便宜了,可也不敢下手了。”2015年11月13日下午,家住西安市團結南路的葉輝說,現在賣商鋪的小廣告四處都是,可越這樣越不敢買了。

葉輝和妻子在土門經營著一家文具店,他一直盼著能有一間屬于自己的店面,可是,“好像就從去年春天開始,生意開始不行了,旁邊的店今天這家關了,明天那家關了”,葉輝說,考慮再三,想著與其把商鋪接到手里占資金,還不如先等等。

在很多人看來,“一鋪養三代”是個無需質疑的商業結論,有一間鋪,不僅可以出租、自用,還可以作為不動產借貸、擔保、在急需時變現,甚至贈與、捐助——然而,隨著互聯網+在近年來的持續沖擊和蔓延,這一切都在改變……

出租廣告打了三年多都沒租出去

對此深有感觸的是魯克剛。他曾是葉輝在鋼廠的老鄰居,今年43歲,2012年年底,他搬到豐慶路上一家小區,就是那時,他也對買間商鋪有了打算。

“我以前一直在廠里上班,沒什么手藝,所以,就覺得要是有間商鋪,以后養老、孩子念大學,能有個靠。”魯克剛說,當時他就看上了小區外面的一排商鋪。只是一問價,才知道這些鋪已經賣過了,他便打消了念頭。

后來,他在這些商鋪的玻璃上看到了很多橡皮擦大小的出租廣告,“好像是一平米得200元吧。”魯克剛問過后盤算了一下,要是租個40平方米的商鋪,光一個月的租金近萬元。可能因為租價高,從20012年底至今,已有三年,被魯克剛惦記著的商鋪還沒有一家出租出去。

由魯克剛帶路,11月12日華商報記者找到了這些商鋪。如今,這些商鋪新掛上的廣告除“租”之外,又增加了“售”。

在距離水司一公里左右的西稍門,是傳統經濟較為活躍的商業區,然而眼下這里關門、轉租、頻頻換主已成店面常態。如在靠近西稍門十字一段50米不到的路段上,不僅賣冒菜的關了門,鄰近一家存在多年的娛樂場所也關了門,再往前,臨街的三家店已經歇業轉租,而樓上的火鍋城業已在當地居民眼里“換過了三次牌子”,兩年前很火的一家娛樂城,也更了名。

而這種情形在小寨、胡家廟、韓森寨,都比較普遍,如長纓西路某小區一層的臨街商鋪,僅記者17日上午9時至11時觀察,12家商鋪中,僅有5家在開門營業,而其余的,不是轉租,便是原因不明關著門,有附近居民稱,其中一家賣休閑食品的店,已有三四個月沒開門了。

八百多平米商鋪難租售愁煞投資客

相比于店主和租客種種感觸,擁有800多平方米商鋪的郝建松(化名)正在“苦熬”。從2013年至今,這個在商業上摸爬滾打了三十年之久的老生意人,開始遭遇到人生的“滑鐵盧”。

郝建松今年57歲,早年做過古董生意,又搞過文物復制,由于深信“小心駛得萬年船”,生意做得順風順水,然而,就是2010年的這次商鋪投資,讓他第一次體驗到痛苦和無奈。

“2009年年底,一個生意上的朋友告訴我,說城西一個開發商資金緊張,商鋪、房子都很便宜,”郝建松說“就去看了看商鋪,商鋪一口價一萬一,考察后,2013年,一下投了八九百萬,當年秋天把鋪拿到”。

可是拿到商鋪的郝建松絲毫沒有喜悅,因為位于大廈二層,天然氣沒裝不說,電路也有故障。原本他是打算商鋪到手后長期出租,或做網吧、或開足浴店、搞餐飲,都沒問題,然而將所有配置問題都解決之后,來詢租的人卻始終寥寥無幾。

他給記者算了筆賬,如到手時就能租出,每年的租金收入,不僅能彌補提前交錢的損失,到第二年還會有至少超過銀行利息一倍的收入,可是租不出去,錢就成了死錢,尤其產權證沒拿到,抵押貸款辦不成,做其他生意都受影響。“以前商鋪日租金就在十四五元一平米,現在出價在六七塊錢一平米,還難出租。”郝建松說,由于市場整體不好,現在只想盡快出手,“哪怕虧上百十萬。”

同樣煎熬的還有紡織城的林女士,2011年時,受投資商鋪熱潮的影響,她在拿出40多萬元積蓄的情況下,又抵押貸款三十多萬,在韓森寨購買了兩間商鋪,誰知在網上、中介掛了快兩年,都沒租出去。現在,她不僅每月要承擔數百元的物業費,還得支付貸款利息。

老市場搬遷新市場數百商鋪面臨租售難

擁有幾百家商鋪的大型企業,也一樣苦惱。

“你看,這么多商鋪空著,往年在成都做市場,幾千間商鋪一開賣就被搶空了!”2015年11月18日上午,西安市北郊草灘某大型農產品企業副總張嶸指著位于該中心4層的中藥材市場不無感慨地說。

今年年初,位于西安萬壽北路的西安市原中藥材批發市場進行拆遷,根據市政府相關會議紀要的精神要求,原中藥材市場將搬至該大型企業,然而半年多來,市場依舊冷清,600多商鋪雖有400多商鋪預定,但“活躍”商鋪僅有200多。

在該市場,華商報記者發現,除了東邊的商鋪還人來人往,西邊則空無一人。一位已經入駐、做了三十多年藥材生意的老板張方印表示,最初得知市場將要搬到這里,還很高興,畢竟以前的市場設施條件差,也不利交易,“當時商戶都要過來的,后來不知怎么回事,一些商戶又跑到其他市場了。”

19日上午,華商報記者又來到位于萬壽路的原中藥材批發市場,里面的商戶已經搬遷一空,據看門的師傅說,除了大部分商戶去了北郊的中藥材市場,還有一些去了附近的兩個市場。

記者了解到,依照國家整頓中藥材市場秩序的有關精神,西安市只有一個中藥材市場,而西安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亦在今年5月上旬公開通告,也確認西安的中藥材市場只有位于北郊的該企業一處。可事實上為什么會造成如此混亂的情形呢?

“完全是政府有關部門管理不到位造成的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稱,西安的中藥材批發市場,是西北最大的批發市場,作為市場,自然都希望擁有最大量的商戶,但不能一盤散沙,各自為政。

實際上,很多商鋪也因為自身產權問題,埋下隱患。美城地產研究機構分析師董生告訴華商報記者,由于商鋪的產權形式較多,而開發商往往出于銷售目的并不履行告知義務,以至于一些商鋪在被消費者購進或租入后,常會發生糾紛。

“抱團過冬”或成商鋪自救唯一出路

針對當前商鋪租售難的現狀,陜西資深地產業內人士王東方指出,相對于商品房投資,投資商鋪的人往往是為了長線出租,而短期購入轉售的情況不多,但如果商鋪供應量過大,而長線投資人出租不暢,便會造成增量過速,難以消化。因此,眼下只有控制商鋪開發量,盡可能對現有商鋪存量進行消化,才能扭轉這一頹勢。

據陜西某媒體披露的監測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八月,不算已銷售并投入使用的商業面積,僅按750萬㎡的存量計,對比西安626.44萬的城鎮常住人口(截至2014年底的統計局數字),人均商業面積已接近1.2㎡,觸及到了發達國家的人均商業面積標準警戒線。而 統計數據也顯示,如果按近一年的月均銷量大約為7.6萬㎡來測算,整體已接近750萬㎡的存量,得需要超過98個月的周期去化,而這就說明,要消化完現有的商業存量,大約要8年時間。

更有抱不樂觀態度的業內人士認為,在增量未得到明顯控制的情況下,去化周期會更為漫長。

“當然,商鋪受互聯網的沖擊更是非常明顯,像服裝,早兩年很多消費者都已經把實體店當做‘試衣間’了”,陜西皓客商貿有限公司董事長姜峰告訴華商報記者,依賴商鋪經營的實體店生存維艱,因此,“只有轉換思路,消化盤活,遇冷的商鋪才有可能順利過冬”。

不過,為了自救,也有商鋪投資人在經營形式上找到了“創新”。如一位租有南郊數百平方米的中型餐飲企業,因難以承擔經營下滑、租金上漲難題,面臨歇業,而鋪主鑒于雙方的損失,決定將固定租金變成從企業月收入中按比例抽取,這樣一來,既緩解了企業的財務壓力,也讓鋪主順利化解“空鋪”危機,“抱團取暖”渡過難關。(編譯/漢中地產網 www.xckcam.live  整理/漢房網 www.0916house.com

凡注明"來源:漢中房產網"的稿件為本網獨家原創稿件,引用或轉載請注明出處。 【編輯:漢中房產網】

相關文章

  

熱點樓盤

更多
X
兰桂坊彩金 拉萨小姐上门按摩 网上棋牌可以玩吗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好运开奖 富余通配资 单机麻将下载 qq分分彩官网真的假的 天美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江苏快三平台是正规的吗 北京赛车pk10免费软件 广东11选5走势 哈尔滨小姐一条龙服务 买涨停的股票 在家电脑兼职赚钱 申城棋牌网站下载 贵州快三跨度走势图带连线